情感

衛衣 |  氣質女人 | 
首頁 ?>? 生活 ?>? 情感  【本文關鍵詞: 法制新聞 新聞

蘇銀霞照片 蘇銀霞個人資料 什么原因從女老板走到負債累累

2017-04-12 14:30:07 來源:春門時尚網

蘇銀霞是個女強人,蘇銀霞的老公很老實本分。蘇銀霞丈夫于西明遭就跑路了,他老公一直沒在家,在家也是挨打。但是這個男人跑路丟下母子實在不應該。

蘇銀霞丈夫系于西明。也就是于歡的父親于西明,1971年9月生人;蘇銀霞,1970年12月生人;于歡95年生人。

 

蘇銀霞女士創辦的企業簡介如下:

  山東源大工貿有限公司,位于冠縣工業園區內,濟邯高速(青蘭高速)冠縣出口南500米,占地120畝,注冊資金518萬元,現有職工200人,其中高級技術人員16名,自主設計研發人員10名。山東源大集鋼材購銷,鑄造、鍛造、營銷于一體。在聊城開發區鋼管城設有子公司,主要銷售制造無縫鋼管用各種規格、多種材質圓鋼,并在中國軸承鍛造第一鎮清水鎮設有軸承鋼銷售網點,主要經銷GCr15材質軸承鋼。我公司是承德建龍特殊鋼有限公司,山東西王鋼鐵有限公司、石家莊鋼鐵有限公司圓鋼協議戶,年銷售能力6萬噸。鑄造車間,主要以鍛打軸承鋼為主要生產原料,鍛打各種規格減速機用擺線輪,齒輪毛坯,軸承鍛件,各種圓環鍛件。本公司在艱苦創業和風雨發展中,本著“誠信經營、誠信服務”的理念不斷完善我們的管理模式和經營理念,開拓進取,不斷創新,把山東源大鑄造成一個多元化的大型的鋼鐵貿易企業!

  蘇銀霞為什么欠債這么多

  山東源大工貿有限公司是蘇銀霞創辦的企業,位于冠縣工業園內的源大工貿,2009年由蘇銀霞創辦,主要生產汽車剎車片。因公司資金困難,2014年7月和2015年11月,蘇銀霞兩次分別向吳學占借款100萬元和35萬元,約定月利息10%。

  蘇銀霞提供的數據顯示,截止到2016年4月,她共還款184萬元,并將一套140平米價值70萬的房子抵債。“還剩最后17萬欠款,公司實在還不起了。”于歡的姑姑于秀榮告訴南方周末記者。

  于歡的上訴代理人、河北十力律師事務所律師殷清利表示,10%的月息已超出國家規定的合法年息36%上限;吳學占從蘇銀霞手里獲取的絕大部分本息,屬于嚴重的非法所得。

  工商資料顯示,2012年吳學占成立冠縣泰和房地產開發公司,注冊資本1000萬。網上流傳的一封舉報信顯示,吳學占以房地產公司名義高息攬儲,招攬社會閑雜人員從事高利貸和討債業務。

  在山東冠縣,不少企業熱衷于向吳學占借款。一位企業負責人告訴南方周末記者,現在經濟下行壓力較大,企業很難從銀行獲得貸款,為了資金周轉,部分企業寧愿鋌而走險,互相擔保向吳學占借高利貸。

  一旦企業無法還清高額本息,將面臨暴力催債。“工業園有幾家企業還不上錢,被卡車堵門,我也被恐嚇過。”園區內一位企業負責人告訴南方周末記者。

  案發后不久,冠縣工業園區22家企業聯合湊錢,給源大工貿送來十多萬捐款,幫助蘇銀霞打官司。“捐錢是因為同情她的遭遇。”上述企業負責人說。

  2016年4月13日,蘇銀霞到已抵押的房子里拿東西。據她提供的情況說明,在房間里,吳學占讓手下拉屎,并將蘇銀霞按進馬桶里,要求還錢。

  南方周末記者獲取的通話記錄顯示,當日下午,蘇銀霞四次撥打110和市長熱線。隨后,她將自己的恐懼和絕望,哭著告訴了職工劉曉蘭。

  民警過來了解完情況,準備離開時,蘇銀霞試圖跟著警察一起離開,被吳學占攔住。多名源大工貿員工證實,工廠多次被卡車堵門,不讓員工進出。

  “只有死路一條”

  第二天,2016年4月14日,催債手段升級。

  蘇銀霞和兒子于歡被限制在公司財務室,由四五人看守,不允許出門。“在他娘倆面前,他們用手機播放黃色錄像,把聲音開到最大,說的話都沒法聽。”于秀榮說。

  當晚8點多,催債人員杜志浩駕駛一輛邁騰車進入源大工貿,將蘇銀霞母子帶到公司接待室。接待室內有兩張黑色單人沙發和一張雙人沙發,蘇氏母子分別坐在單人沙發上,職工劉曉蘭坐在蘇銀霞對面。11名催債人員把三人圍住。

  劉曉蘭說,杜志浩一直用各種難聽的臟話辱罵蘇銀霞,“什么話難聽他罵什么,沒有錢你去賣,一次一百,我給你八十。學著喚狗的樣子喊小孩,讓孩子喊他爹。”

  其間,杜志浩脫下于歡的鞋子,捂在蘇銀霞的嘴上。劉曉蘭看到母子兩人瑟瑟發抖,于歡試圖反抗,被杜志浩抽了一耳光。杜志浩還故意將煙灰彈在蘇銀霞的胸口。

  讓劉曉蘭感到不可思議的是,杜志浩脫下褲子,一只腳踩在沙發上,用極端手段污辱蘇銀霞。劉曉蘭看到,被按在旁邊的于歡咬牙切齒,幾近崩潰。

  接待室的側面是一面透明玻璃墻,在外面的一名工人看到這一幕,趕緊找于秀榮讓她報警。當晚,于秀榮老伴的電話一直撥不出去,他走出去幾百米,才打通了110。

  22時13分(監控顯示),一輛警車抵達源大工貿,民警下車進入辦公樓。

  于秀榮告訴南方周末記者,一名催債人員攔住她,“他問是你報的警不,接著搶走了我的手機,翻通話記錄沒查到報警記錄,就把我的手機摔了,然后把我踹倒在地。”

  判決書顯示,多名現場人員證實,民警進入接待室后,說了一句“要賬可以,但是不能動手打人”,隨即離開。

  4分鐘后,22時17分許(監控顯示),部分人員送民警走出辦公樓,有人回去。

  看到三名民警要走,于秀榮拉住一名女警,并試圖攔住警車。“警察這時候走了,他娘倆只有死路一條。我站在車前說,他娘倆要死了咋辦,你們要走就把我軋死。”于秀榮回憶說。

  而警方的說法是,他們詢問情況后到院內進一步了解情況。

  這期間,接待室內發生騷動。劉曉蘭告訴南方周末記者,看到警察離開,情緒激動的于歡站起來往外沖,被杜志浩等人攔了下來。混亂中,于歡從接待室的桌子上摸出一把刀亂捅,杜志浩、嚴建軍、程學賀、郭彥剛四人被捅傷。

  又過了4分鐘,22時21分許(監控顯示),于秀榮看到有人從接待室跑出來。她和民警一起返回辦公樓。

推薦閱讀

相關閱讀閱讀排行

為你推薦

相關內容

看過本文的人還看過

猜你喜歡

prev next
Copyright ? 2006-2016-春門網-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備14019947號-2
赌博扑克牌眼镜